相关文章

长沙"限塑令"几成空文 塑料袋要多少有多少/图

11月19日,长沙市大王家巷,随处可见的白色塑料袋。实习生 李健 摄

2008年6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袋的通知》正式实施。这份被群众称为“限塑令”的通知明确规定:“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限塑令”实施已经4年,记者近日在长沙调查发现,除了新一佳、家润多等少数大型超市外,农贸市场和中小型超市几乎都在违规赠送超薄塑料袋,“限塑令”几成空文。据全国塑料协会调查,“限塑令”实施4年来,全国每天消耗的塑料袋总数仍以十亿计,由此带来的环保问题令人堪忧。■记者 黄海文

【调查】

市场到处在用塑料袋

从11月15日起,记者连续多日在长沙各大商场、农贸市场和大街小巷走访调查,除了新一佳、家润多等少数大型超市根据超薄塑料袋的大小收取0.1-0.3元钱外,长沙的农贸市场、小型商店、餐饮店等仍在免费赠送超薄塑料袋,“限塑令”在长沙几成空文。

记者采访芙蓉区荷花园社区一早餐店李老板:“你免费赠送超薄塑料袋是违规的,知道吗?”李老板回答:“知道,但大家卖早点都赠送塑料袋,我收费的话,肯定会影响我的生意。”李老板称,他每天卖早点要赠送100余个超薄塑料袋,但从来没有相关部门来查处。因为查处力度弱,商贩们仍在把免费赠送超薄塑料袋当做促销的手段之一,从而导致赠送超薄塑料袋仍大行其道。

国家明令禁止生产超薄塑料袋,但这些超薄塑料袋到底从哪里来的呢?一商贩告诉记者:“到处都有买,尤其是批发市场,你要多少就有多少。”记者在高桥批发市场走访,发现限塑令禁用的塑料袋在这里不难买到。

工薪超市老板蒋俊告诉记者:“我们超市的塑料袋都是厂家定期送货上门的,价格2.5元50个。”有市场,才会有生产。超薄塑料袋的生产源头没有掐断,是导致“限塑令”失效的主因。

【部门】

三大难关致限塑受阻

“限塑令”几成空文,是否与执法有直接关联呢?记者带着这一疑问采访了长沙市工商局。

“限塑令不能说失败了,虽然目前长沙超薄塑料袋生产、销售、使用的情况很严重,但相对于法令颁布前收效明显好了很多。”市场管理科科长黄忠表示。

记者问他:“这其中的原因何在?是否与执法力度弱有关联呢?”

黄忠说:“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超薄塑料袋的生产源头没控制住,地下黑工厂隐秘性强,查处难;二是市民的环保意识差,只图方便,没环保观念,纠正难;三是农贸市场及小商店、餐饮店等普遍免费赠送超薄塑料袋,法不责众,查处困难。”

黄忠坦言,“限塑令”与执法力度弱有一定关联,限塑令实施后,质检、工商等相关执法部门都遇到了难题,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凭手感根本感觉不出来,必须鉴定。但每家违规商店都要鉴定的话,有限的人力、执法成本根本应付不过来。

黄忠身处工商局执法第一线,他透露出的无奈与困惑,无疑暴露了“限塑令”先天不足的一面:法令缺少查处细则,怎么处罚?处罚到何种程度?没有硬性规定;厚度鉴定是质检部门的事情,查处是工商部门的事……没有具体规定,没有部门协作,就会出现有法难依、执法难行的局面。

【“新模式”】

扶持环保袋或成破冰之举

针对环保意识不强的指责,不少市民有不同看法。市民程玉华告诉记者:“我们上班族不可能每天带着菜篮子上班,下班时顺路购买蔬菜等,超市和菜市场提供什么袋装,我们就使用什么袋装。其实超市和菜市场提供环保纸袋,我们也愿意使用,但长沙有多少商店、市场像蛋糕店那样提供环保纸袋呢?”

为打破超市、商场多年发放塑料袋的习惯,培养市民的环保意识,日前,芙蓉区火星街道办事处在环保专干柳海其动员下,社区联合辖区各商场,发起了“节能环保绿色通道”活动,由各商场出资购买环保购物袋,社区负责把这些绿色购物袋免费发送到居民家中,居民持绿色标志的购物袋进商场购物,可享受绿色通道免排队优先购物。据悉,该活动大受市民欢迎,截至19日下午,已免费发放环保购物袋3万余只。

社会学家方向新认为,这一活动很有意义,“限塑令”取消塑料袋的生产、销售、使用,但政府没有硬性规定销售市场必须提供环保购物袋,导致超薄塑料袋不断从销售市场流向民间。“政府应加强环保购物袋生产、发放的扶持力度,并对生产商给予一定的价格补贴,使这种环保购物袋以低廉价格适应市民。否则,这种仅靠商场免费发送,无疑增加商家的成本,难以持续下去。”

据了解,火星街道办事处的环保活动得到了长沙市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和肯定,有望在长沙全市推广,将为长沙“限塑”开创新的破冰之举。

专家建言

全民运动,立法重罚

限塑破局可借鉴、香港模式

“限塑令”的失利是否意味着这一法令与国情不适宜呢?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湖南省程序法学会会长黄捷在1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否定了这一说法。“限塑令的目的是‘环保’,而环保是一项长期的、直指人心的行动,需要不断的推动、总结和纠偏,而不能以为法令颁布后就万事大吉。”黄捷教授指出,“有了法令,必须强制执行,才能产生权威。云南丽江的全民运动限塑模式和香港立法重罚限塑模式,很值得全国效仿。”

据了解,云南丽江是国内第一个率先实施“限塑令”的城市。2003年7月1日,丽江区搞起了轰轰烈烈的“禁白(限塑)”运动。当地媒体公布了政府决策:2003年7月1日至31日,丽江古城对专门批发、推销塑料袋的经营者给予坚决没收并追究其来源,堵住源头砍断销路;对市场上流通但未进行环保认证登记的纸袋、快餐盒、布袋及部分可降解塑料袋进行清理整顿;对农贸市场摊点及大小商店、饭店、超市的塑料袋进行强制检查、强制没收,并视情节进行罚款300元至500元;从8月1日开始,进入以罚款为主,罚款、教育、没收并重的执法阶段。

这场运动,古城区史无前例地动用了最大的行政资源,环保、公安、工商、旅游、宣传等全部出动参与“禁白”。执法人员被要求分片负责,只要在自己的片区发现一个塑料袋就要遭到领导的问责,压力可谓不小。而外地游客,如果使用或带入了塑料袋,导游也要负责。“目前,在丽江市四县一区的范围内已经难觅塑料袋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更为环保的无纺编织袋。”

2007年11月,香港政府出台了《胶袋收费草案》,若消费者不付费索要免费塑料袋,可被拘捕;初犯最高罚款20万元,再犯则最高判罚50万元。“这种法令力度,让人叹为观止,限塑自然取得不俗的成绩。”黄捷教授说。